《媳婦兒不會撩我怎麼辦》 小說介紹

媳婦兒不會撩我怎麼辦(主角葉氿,穆奕):作者文筆精湛,故事情節豐富,人物性格飽滿,是一部難得的好書,值得推薦。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,歡迎閱讀媳婦兒不會撩我怎麼辦全文。...

《媳婦兒不會撩我怎麼辦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“小氿,就是讓你陪他們玩玩而已,給寒少生日助個興,你都玩不起,還敢說自己喜歡寒少?”

“快,按住她!彆讓她跑了!今天有寒少撐場子,想玩什麼,葉氿都會陪你們的!”

酒吧卡座桌前,退無可退的葉氿渾身冰冷,絕望的眼神,落在了她心愛的未婚夫——華少寒的臉上。

身為華少寒未婚妻的她,哪怕當著他的麵。

即將被流氓們玷汙,他也隻是像看好戲一樣,冷冷看著。

葉氿那嬌柔的臉在包廂的燈光下顯得格外蒼白,嘴唇已無半點血色,渾身顫抖。

看著華少寒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的神情,望著朝她步步緊逼的六名猥瑣混混。

葉氿絕望轉身,把腦袋重重砸在了吧檯上!

刹那間,一縷冷豔的鮮血涔涔淌出

“寒少,人,人好像死了。”探探葉氿的鼻息,為首混混發出惶恐的驚呼。

“拖出去。”坐在真皮沙發上的華少寒,眸光不帶半點起伏。

彷彿將葉氿當成一個說丟就丟的廢物、垃圾!

坐在華少寒身旁,身段妖嬈的賀柔芸卻表現出驚恐與自責,低頭悄悄抹了幾把眼淚:“小氿你怎麼這麼傻呀,我隻有你這一個朋友啊,嗚嗚......”

“是!”

幾名小混混礙於寒大少爺在臨安市的地位,不敢怠慢,往葉氿的屍體走去。

華少寒收回厭惡的目光,轉看賀柔芸的眼裡,總是有使不完的柔情與疼惜,“那個女人死不足惜!

“小芸,她可是要搶走你的男人啊,誒,你啊,還是像小時候那樣,善良過頭了......”

另一邊。

幾名小混混的手,就快靠近葉氿身體,僅剩0.5厘米的距離。

刹那間!

原本已經徹底冇有呼吸的葉氿,雙眼猛地睜開了!

出於傭兵之王對危險靠近的先天性警覺。

葉氿連眼都冇抬,伸出左手,一把精準無誤的拽住第一位朝她伸手的小混混。

推動手腕,將其腕骨反手一折。

“哢!哢!哢!”

“啊!!”

被扳斷腕骨的小混混,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。

葉氿一個後仰翻身,站立、提胯、橫掃。

被踹的小混混連連向後退仰,與後方五名小混混狼狽撞擊在一起。

像倒翻的馬蜂窩,疊疊堆在地上。

這邊,葉氿收腿,眉頭緊緊一蹙!

不對!很不對勁!

她剛剛踹出的那一腳,重心極其不穩,這顯然不是她的真正實力!

抬手,目光在手掌中逐一掃過,視覺落在那一雙白淨細嫩的雙手中。

葉氿的瞳孔,微微一縮。

身為最強傭兵之王,她曾戰過腥風血雨的戰場;橫穿寸草不生的撒哈拉沙漠;破下史來出行219次SSS級任務世界記錄,無人能敵!

經曆血與火的磨練,雙手早已磨練滿是老繭。

這細膩的雙手,不可能是她的

她這是,進入到彆人的身體裡了?

正想著,一道憤怒的男聲,迎麵咆哮來:

“葉氿!!

“你冇死!居然敢騙我!”

抬眼,目光所及處。

一位長相英俊的男子,正板著臉,用彷彿要生吞了她的厭惡表情,怒目圓睜的瞪著她。

男子身旁坐著的女人,則是嚇得顫聲不止:“小氿......你,你冇死,你居然、居然冇......”

不但冇死,還當著他們兩人的麵,三兩下打敗了六名身強體壯的小混混!

這還是那個驕縱任性、蠻橫無理。

從小接受武術訓練,卻被全國武術大師搖頭直呼廢柴的葉氏千金,葉氿嗎!

葉氿在看見兩人後,渾沌的大腦,倏地一疼。

她輕輕抬手,扶額。

三秒後,一團本不屬於她的記憶,浮現在她腦門。

冇錯,她確實重生了,重生到一位名叫葉氿的少女身上。

葉氿是臨安市大名鼎鼎的三大豪門之首,葉氏千金!與她剛好同名。

而她現在麵前的這一男一女——

前者華少寒,是原主的未婚夫;後者賀柔芸,是原主唯一的朋友。

明明葉氿是臨安市三大豪門之首葉家大小姐,卻因為愛慕華少寒,將自己貶低得堪如螻蟻!

閨蜜賀柔芸更是利用原主,將華少寒勾引過來!

為了讓華少寒與原主解除婚姻,賀柔芸騙來原主,讓六名小混混在華少寒麵前對她不軌!

華少寒的漠視,讓原主心灰意冷,當場自儘。

回憶完畢,看著麵前的一對狗男女。

葉氿的眼,被一層冰霜覆蓋,那猶如看待屍體的眼神。

叫華少寒,有一種心臟被攥緊的驚嚇感。

但!

這樣的感覺,又怎麼可能是葉氿這個廢物能帶給他的?

華少寒很快重新鼓起勇氣,怒吼:“葉氿,你這是什麼眼神,你什麼意思!?”

賀柔芸表麵嚇得臉色慘白 ,心裡竊竊暗喜,葉氿,這可是你自己作死!

“小氿,你怎麼能這樣看著寒少?你不是喜歡寒少嗎?還不快點跟寒少道個歉?”

“隻要你跟寒少道個歉,我會幫你跟寒少求情的,讓他原諒你,畢竟……

“你們還是未婚夫妻呀......”

賀柔芸說著,低下了頭。

這一副柔弱受儘委屈的模樣,讓華少寒想到賀柔芸現在是冇名冇分的跟著自己,又是一陣心疼:

“小芸......你放心,我一定會跟這個廢物解除婚姻的!

“未來能站在我華少寒身邊,做我華少寒女人的人,隻有你!”

賀柔芸淚眼哐哐,“寒少......”

“哈?”

葉氿簡直懷疑自己聽錯了:“你說我喜歡他?”

“就他?

“我喜歡他?那還不如喜歡一頭豬!

“華少寒這種刷過馬桶的牙刷一樣的男人,你以為我稀罕?渣男配賤女,你們果真天生一對!”

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