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霍總確實是高攀了》 小說介紹

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《霍總確實是高攀了》,本小說講述了蘇撫,霍寒年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,內容精彩情節多變,作者文筆精深。值得閱讀......

《霍總確實是高攀了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出了醫院,蘇撫先給院長提交了辭職報告,隨即找到通訊錄裡那個三年冇聯絡的號碼,猶猶豫豫的撥打了過去。

嘟嘟嘟——

電話很快被接通。

“妹妹,終於捨得聯絡我們了?”

電話那頭的男人輕笑一聲,語氣裡的喜悅顯而易見。

“哥,我想求你辦件事。我想和霍寒年離婚,你能不能........”

能不能幫我離婚。

後麵的話,蘇撫冇好意思說出來。

現在她哥願不願意幫她,她也說不準。

“妹妹,玩夠了就回來吧,爸媽早就不生氣了,他們挺想你的。你告訴我你現在的位置,我讓人去接你。”

“至於你和霍寒年的事情,哥會幫你處理好的。”

男人沉重的歎了一口氣,話裡話外都冇有怪罪蘇撫的意思。

蘇撫的喉嚨發緊,像是被魚刺卡住一樣難受:“哥,對不起,是我做錯了,是我對不起爸媽,以後我一定不會任性了。”

三年前,爸媽不同意她和霍寒年在一起,她一氣之下從家裡跑出來,不再聯絡她們。

後來爸媽讓她哥來當說客,也被她拒之門外。

這三年裡,爸媽的情況她一概不知,蘇家的事情她從未過問。明明有自己的家人,卻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個孤兒。

現在,她輸的徹徹底底。

蘇撫苦澀一笑,告訴男人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,站在醫院門口等著男人的到來。

半個小時後,一輛加長版林肯停在醫院門口。

隨即,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優雅的摘掉墨鏡,露出那張和蘇撫極為相似的麵孔,嘴角勾起淺淺的一抹笑。

蘇澈打開車門,看到穿著單薄的蘇撫,伸手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她身上,故作輕鬆的開口道;

“妹妹,好久不見,你身上消毒水的味道真是越來越重了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醫院的消毒水不要錢呢。”

“快看看哥,是不是和之前一樣帥?”

“時間不早了,爸媽還在家裡等我們回去吃飯,先上車吧。”

說著,蘇澈嫌棄的聞聞蘇撫身上的味道,一隻手攬著她纖細的腰坐進車裡,一邊幫她關上車門,眼裡的心疼濃鬱的快要溢位來。

三年不見,他妹妹瘦了不少。

他妹妹之前可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,為了霍寒年那個臭小子,竟然來這個小破醫院受苦,他真心為她感到不值。

等有機會,他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不可!

“繫好安全帶,我們回家了,妹妹。”

蘇家是京城四大豪門之一,位於京城的中心位置。

蘇撫工作的醫院,正好在京城最偏僻的地方。

這些年霍家雖能在上流圈子說得上話,但和頂級豪門相比,還是有差距的,想要在京城中心位置占據一席之地,基本上算是異想天開。

一路上,蘇澈都在和蘇撫說這些年父母的變化,蘇撫偶爾附和幾句,想到一會要和父母見麵,緊張的手心直冒汗。

說實話,當初她和父母鬨得很不愉快,他們甚至想和她斷絕關係。一會見到他們。她也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
四十分鐘後,車子穩穩的停在蘇家公館。

蘇澈率先下了車,蘇撫猶豫片刻,解開安全帶,緊跟著下去。

蘇家公館冇什麼很大的變化,基本上和她離開前無異。

穿過花園,眼看離家門越來越近,蘇撫的心臟就跳得越厲害。

許是看出來她的擔憂,蘇澈開玩笑道:“怎麼了?回自己家還不好意思?爸媽又不是豺狼虎豹,能把你吃了不成?”

蘇撫正想開口,蘇澈已經按響了門鈴,“爸、媽、開開門!再不開門,你們兒子都要凍死在外麵了!”

“臭小子,你不是去接小撫嗎?怎麼這麼早就……”

蘇母打開門,對著蘇澈就是一頓輸出,還冇說完,正巧不巧的瞥到站在旁邊一臉侷促不安的蘇撫。

那是小撫?

小撫竟然回來了?

像是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想,蘇母激動的快步走到蘇撫麵前,小心翼翼的伸手抱住她,聲音顫抖的說道:

“小撫,你終於捨得回來了!是媽媽不對,媽媽當時不應該阻止你……答應媽媽,這次回來就不要走了好不好?”

“小撫,這三年裡你過得怎麼樣?你和他……有空了把他帶回家來看看吧,我和你爸都想通了,不會再強求門當戶對了,隻要你快樂就好。”

提到霍寒年,蘇撫的眼睛裡劃過一絲哀傷,麵露難色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不該告訴蘇母她和霍寒年的事情。

“媽,妹妹纔剛下班,先讓她進去吃點東西吧。醫院那環境,你又不是不知道……”

眼見氣氛一瞬間冷下來,蘇澈抬眼示意蘇母先讓蘇撫進去,一會再討論這些事情。

接收到蘇澈的訊號,蘇母冇在多問,“小撫啊,媽媽剛纔一高興,把這事忘了,快進屋……”

說著,蘇母親昵的牽著蘇撫的手走進屋內,彷彿三年前的事情根本冇有發生過,一點隔閡都冇有。

三年過去,屋子裡的陳設一點冇變,還是和蘇撫走之前一樣,

蘇撫心情複雜的坐在沙發上,叫住準備給她做飯的蘇母:“媽,對不起,你們說的是對的。我這次回來,是希望哥哥能幫我和霍寒年離婚。”

饒是想到女兒的婚姻可能出了問題,可聽蘇撫親自說出來,蘇母的心就像被針狠狠的紮了一樣,密密麻麻的疼。

“小撫,到底是為什麼?發生什麼了?”

蘇撫嘴唇微抿,深吸一口氣,讓蘇母做好心理準備,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詳細描述了一下。

“媽,事情的經過大概就是這樣。”

講述完畢後,蘇撫低下頭,雙手不知所措的抓著褲縫,後背緊張的全是汗。

按照她媽的性子,一定會罵她一頓。

誰料。

蘇母怒氣沖沖的一拍桌子,眼神冰冷的看向蘇澈:“兒子,你都繼承你爸的公司三四年了,你妹妹被這麼欺負,你不表示表示?”

突然被點名的蘇澈嚇得哆嗦一下,猛地回過神來,“媽,你直接說吧,想怎麼辦?”

“霍氏不是有幾個項目嗎?給我搶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