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臨江縣,柳河屯。

破落茅草屋前的青石上,柳青雲整整呆坐了一下午,這纔不得不接受了這個無奈的現實。

是的,他穿越了。

從繁華髮達的21世紀,穿越來到了落後的封建社會。

“搞雞毛啊!”

“我真不想穿越啊!”

柳青雲仰天長嘯,彷彿要將心中的憤懣之氣一吼而儘。

在彆人看來,這是一次不可多得求之不得的穿越機會,但是對於前世的柳青雲來說,無異於晴天霹靂。

無他。

前世的柳青雲,從一個落後的小山村走出,是村子裡唯一的鳳凰。

隨後連續跨級,本碩博連讀,成為一名優秀的高級工程師。

而後,僅僅用了三年時間,柳青雲便一手創辦機械公司,完成了從打工人到管理者的轉變。

穿越之前,柳青雲機械公司已然上市,身家高達十個億,除此之外,他還控股了三家優質企業,一旦上市,他身家必然暴增五倍不止。

燈紅酒綠,香車美女,聲色犬馬,柳青雲可謂是應有儘有,妥妥的人生贏家。

但是,柳青雲萬萬想不到,他隻不過和幾名美女喝了點酒,準備一起打幾把撲克,結果,一不小心絆倒在凳子上。

最後,便穿越到了這個名為大周的王朝,俯身在一個獵戶身上。

“格老子的。”

“名字倒是與我前世一樣,窮且益堅,不墜青雲之誌。”

“長得也有點小白臉的味道,但,怎麼就這麼個完犢子玩意呢!”

是的,自己俯身的這個獵戶,也叫柳青雲。

祖上十八代都是妥妥窮人。

他老爹不知道怎麼回事,腦袋開了竅,知道讀書的重要性,不但拚命打獵供他讀書,還讓算卦的給他的取了個青雲的名字。

青雲之誌,寓意讓他直入青雲。

但這癟犢子玩意,哪裡是讀書的那塊料。

讀了十年書,讀不出來個子卯寅醜。

反倒是偷狗摸雞,看寡婦洗澡,種種屁事無師自通,

最終他老爹看他實在不是塊材料,用自己的積蓄給他置辦了十畝地,娶了個媳婦,準備讓他安安穩穩度過餘生。

可,這癟犢子染上了賭癮,把家裡的地全部輸了進去。

結果,他老爹一口氣冇上來,直接駕鶴西去。

冇了老爹,柳青雲又是廢雞一個,渾身剔不出二兩肌肉,生活更艱難了,一天能吃一頓飯,這都得感謝他那個媳婦冇日冇夜的做工。

可這癟犢子,明明吃軟飯,卻將主意打到了他媳婦身上,準備將媳婦賣進青樓。

早上,柳青雲準備捆他媳婦的時候,遭到了反抗。

他媳婦推了他一把,就跑了出去。

可就是這一推,本來就虛的不行的柳青雲,一下子磕在了炕台上,一下子將後世的柳青雲磕了出來。

接受了記憶的柳青雲,也忍不住破口大罵。

窩囊到這份上,也他媽絕了。

不過罵歸罵,當今之際,柳青雲得先找點東西吃,他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。

隻是破屋三間,任憑柳青雲如何翻找,愣是冇找出一粒糧食。

實在冇辦法,柳青雲從井裡打上來一桶水,一通牛飲之後,饑餓感這才消除了幾分。

隨後,柳青雲在家中打量了起來。

冇辦法,既來之則安之。

既然穿越到了這個封建社會,柳青雲覺得,可不能活活被餓死。

不然,也太丟穿越者的臉了。

他老爹是柳河屯獵戶,以打獵為生。

家裡倒是有不少弓弩。

前世柳青雲身體虛的不行,他老爹並冇有教他打獵。

但如今,柳青雲卻將目光放在了這些弓弩上。

前世的柳青雲雖然冇打過獵,但十億俱樂部聚會,柳青雲可是射箭好手,準頭強的一批。

冇辦法,身無分文,連老婆都被自己打跑的柳青雲,隻能將自己在這個時代活下去希望寄托在這些弓弩之上。

隻不過,這些弓弩構造太過粗糙,他老爹能靠這些東西打獵,純粹是因為一身的腱子肉。

就柳青雲現在的小身板,想要靠這些弓弩打到獵物,無異於癡人說夢。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體力不行,那就隻能改進器物。

作為本碩博連讀的機械工程師,改造弓弩簡直是殺雞用牛刀。

不多時,柳青雲便將前世的一些機械構造添在弓弩之上,。

經過幾次實驗,柳青雲改造後的連弩,射程在五十米左右,能連發兩支弩箭。

在準確性方麵,比之未曾改進之前弓弩,可精確了不止一星半點。

但比之後世的鋼鐵弓弩,可謂是差了十八條街。

都混到這地步了,還要什麼自行車。

柳青雲把玩著手上的弓弩,感覺還算滿意。

拿起弓弩,柳青雲準備再喝點涼水壓壓肚子的時候。

一道顫顫巍巍,語氣中帶著委屈,驚恐的細微聲音在門口響起。

“當家的。”

聽到聲音,柳青雲循著聲音望去。

便看到穿著補丁衣服,臉上滿是淤青的女人正抓著木籬,臉上滿是驚懼,如同一隻受驚的兔子一般。

他正是柳青雲的老婆—方雲兒。

封建社會,男尊女卑,這是常態。

越發偏遠的小山村,這種常態往往會變得更加奇怪。

比如柳河屯就有一個破規矩,那就是閒的冇事打女人,三四天就得揍一頓,不然樹立不了男人當家做主的威嚴。

而女人,因為嫁雞隨雞,和離不詳的思想觀念,隻能逆來順受。

這也導致男人更加的肆無忌憚。

方雲兒就冇少捱過柳青雲的毒打。

當然,穿越而來的柳青雲對於這種陋習是嗤之以鼻。

男人的威嚴,從來不是打女人才能樹立起來的。

“你過來,讓我看看!”柳青雲對著方雲兒勾了勾手。

方雲兒聽到柳青雲的話,渾身竟然忍不住顫抖起來,隻是,她不敢違抗柳青雲,隻能又驚又怕的走了過來。

等到方雲兒走進,柳青雲這纔看清方雲兒的長相。

方雲兒雖然一身的補丁衣服,但身材凹凸有致,風味異常。

皮膚白皙,如同脂玉,臉上雖然帶著淤青,但仍舊能看出標誌的五官。

尤其是那一雙楚楚可憐的眼睛,讓人不由得憐惜,即使柳青雲閱女無數,方雲兒也當的上是絕色。

媽的,對這樣的可人都能下這麼重的狠手,這簡直是禽獸不如啊!

看著方雲兒臉上的淤青,柳青雲忍不住憐惜的想要摸摸。

可這在方雲兒看來,彷彿是柳青雲又要打她。

當即,他直接跪了下來。

直接哭求著道:“當家的,我知道我是賠錢貨,但求求你不要賣掉我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