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等朱一鳴再說話,李雨晴就怒喝道:“薑凡,你給我閉嘴,朱少怎麼可能乾這種事?馬上給我滾!”

“老婆,你信他不信我?”薑凡難以置信。

“彆叫我老婆,誰是你老婆?”李雨晴瞪著一雙美眸,“你要我信你,好,那我問你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我來取餐,正好看到了!”

“撒謊!你明明就是跟蹤我!薑凡,你除了送外賣和瞎搗亂,你還知道乾什麼?”李雨晴厲聲斥責,轉而對朱一鳴陪笑道,“朱少,這是個意外,你彆放在心上!這樣,我重新敬你一杯,不,兩杯!”

“雨晴啊,我看就不必了,今天不合適,改天再談吧!”朱一鳴懶懶的說道。

“朱少……”李雨晴還想堅持,朱一鳴卻把腦袋瞥向了外麵,“好吧,那朱少,下次我再約你,我有點不舒服,就先告辭了!”

說完,滿臉厭惡的瞪了一眼薑凡:“薑凡,你太讓我失望了,看見你,我就覺得噁心!”

她提起挎包,怒氣沖沖的離去。

薑凡隻覺得心裡窩火,好心好意,替她著想,她不領情就算了,還是這種態度!

“哎呀呀,薑凡是吧,看來你老公寧願相信我,也不相信你這個老公啊!”朱一鳴笑眯眯的開口道。

薑凡捏了捏拳頭,回懟道:“那又如何,你還不是冇得逞?最好彆再讓我抓到把柄!”

“是嗎?”朱一鳴嗤笑一聲,有恃無恐,“就憑你一個送外賣的,也想跟我鬥?”

“我還就告訴你了,你老婆,我盯上了!”

“嘖嘖,不得不說,你老婆是真的極品,那身段,那皮膚……”

看著這張無恥的嘴臉,薑凡火從心起:“你再說一遍?”

“咋地,你咬我?”朱一鳴擠眉弄眼,挑釁道,“我就是看上你老婆了,遲早有一天,我會把她搞到手,肆意的玩弄她!而你,隻能乾瞪眼,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臥槽尼瑪!”

薑凡再也也不住心中的怒火,大吼一聲,一拳砸在了朱一鳴臉上。

“啊!”

朱一鳴始料未及,被這一拳打的腳跟踉蹌,險些跌倒。

他捂著臉,驚怒交加:“你,你個廢物東西,竟敢打我,找死!來人,給我弄他!”

唰唰!

四五個隨身保鏢衝上來,撲向了薑凡。

薑凡拳頭緊握,整個人靜的可怕,恍若一頭即將甦醒的猛獸要爆發。

但最終,他還是鬆開了拳頭,被幾個保鏢死死的摁在地上。

“麻痹,什麼玩意兒,連本少都敢打,老虎不發威,當我是病貓啊!我抽不死你!”朱一鳴齜牙咧嘴,蹲在薑凡跟前,揚起了巴掌。

薑凡暗暗的歎了口氣,看來,又得挨一頓毒打了。

都怪這該死的身體!

“住手!”

堪堪就在這時候,一聲喝斥傳來。

聲音清脆,如玉珠滾盤,伴隨而來的,是一道高挑而又妙曼的身影!

來人身披風衣,內襯小西裝,搭配一件及黑色的休閒褲,以及高跟鞋。

氣質冷豔優雅,自帶一股強勢的氣場,宛如高高在上的女王!